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娱乐新闻 2020-02-09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意看它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顾城的这首随笔,林贯祥导演很是喜欢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林贯祥导演

很多人、很多事明明知道结局是未明的,还会义无反顾。比如说林贯祥,比如说微电影,比如说林贯祥导演的微电影。

昆山留给大众的影像,记忆斑驳,不尽的人在这里停留,不尽的人在这里离去。但林贯祥导演的微电影,一直是这座城市骄傲的名片。

2018年导演的昆山法治微电影《孝母鱼汤》,荣获赛事【最受欢迎影片奖】,更在当年荣膺西北第三届国际微电影节【优秀公益影片奖】。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7月的城市没有蝉鸣。林贯祥导演工作室,史蒂夫.麦奎因的短片《为奴12年》在林贯祥导演与雷方芳副导以及李建兴、郑书东两位编剧老师眼里一遍又一遍的滤过。热情能解决的问题,冷静也可以。2019年8月里炙热的太阳下,他们冷静的选择了微电影,《出路》与《向日葵》。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出路》与《向日葵》海报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出路》开机仪式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向日葵》开机仪式

爱与信任,恨与猜疑,都是无法控制的,只要开始,结束便难了。镜头内外,一点都不缺这样的情绪。有时,林贯祥导演悄然的坐在喧闹的片场一隅,看着摄影师们吞云吐雾,侃天说地。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片场现场

其实生活是需要一点沉默的,做电影也一样。林贯祥导演很会自觉地躲进黑白空间里,从《战舰波将金》到《卡萨布兰卡》,直至希区柯克的变焦世界。

最终他被《大象席地而坐》感染,选择LUT709色彩向胡波导演致敬。唯有同共识剥离,才能真正的做回自己。在繁华里呆久了,你自会选择平淡。

封镜,杀青,拿奖。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出路》喜获亚洲微电影协年度最佳影片大奖。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向日葵》喜获亚洲微电影协会年度最佳导演奖。

林贯祥导演麾下的皓月传媒同时荣膺亚洲微电影协会年度最具影响力微电影制作公司。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苏州市第四节法治微电影获奖公告

真正的审美,必须与美保持距离,一如出与路,向日葵与阳光。这样的纵深感,才配得上这一路的颠沛流离。

有不少朋友曾为林贯祥导演后悔,年过不惑才跨进电影圈,如果更早,应会更高。

对话林贯祥导演——电影里不会有爱恨随意

▲杀青宴

面对众多赞誉与惋惜,林贯祥导演的回答依然不咸不淡:我们不可能在青春的时候拥有青春的经验,不与自己的过去为敌,我就安安静静的做一名导演。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