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娱乐新闻 2020-02-01

“故乡对于每个人都很重要,只是我们走得太久,忘记了回头”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胡艺川导演的影片《乡关何处》是对一个西南小山村居民生活群像性描写,讲述了一个大学毕业后怀揣梦想进入首都北京奋斗七、八年后却一事无成,且债台高筑,现实的骨感迫使他回到自己的故乡准备重新创业,却发现家乡早已物是人非。

作为一部乡土电影,影片以农村三个生活轨迹不同的青年为表现主体,通过其所面临的生活困境展开论述,并融入对爱情、友情、亲情等几个方面的刻画,真实的展现了当代中国在经济高速发展大背景下广大农村的巨大变迁,深刻地反映了涌入城市的乡村青年在迷失家园后的“集体乡愁”和精神上漂泊无依的尴尬处境。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中国传统社会中是建立在以农耕、农牧及其他手工业等基础之上,在这样的基础上农村成为早期整个中国社会的主要形态,而随着经济的发展农村的一部分人开始涌入城市出现了“北漂一族”、“沪漂”、“广漂”等等,城市成为农村青年追寻梦想的场所。

影片《乡关何处》的男主角正是众多北漂一族中的一个缩影,李朝阳独自一人在北京创业几年后却一事无成,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他选择从城市到农村发展,在面对梦想与现实之间的抉择,我们从一位普通的农村青年身上看到当代普通青年群体所面临的真实困境。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影片以“北漂青年”这个社会热点话题为切入点,将镜头聚焦于城市青年群体的创业历程,深刻地揭露了当今社会青年群体所背负巨大的压力,年少时所建立起来的友情在利益面前似乎变了味曾经一起滴血发誓结盟为患难兄弟,随着时代的发展,每个人都背负起自身的压力,所要面对的是结婚、生子、孩子上学等等一些列问题。

正如李朝阳在饭桌上说的:自己只想坚持自己的梦想,可是在外闯荡多年终究还是一事无成,让我们不得不思考是自身原因,还是这个社会的原因,梦想每个人都有,可是在现实面前谈梦想显得很不现实。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影片中的李朝阳、建斌、陈静、大力、毛二所面临的困境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映射了社会底层青年群体所面临的共同现实问题,既要面临事业上的压力,又要面临家庭的压力。

作为一部农村题材的电影,《乡关何处》没有将农村的乡村景观作为一个重点去进行分析,而是通过对典型人物形象的塑造和单一的叙事,将镜头聚焦于当代社会中人们一味追名逐利却忽视了对个体的关注。

导演在叙事中通过对时间的把握,在时间的推移中将男主角李朝阳这一人物形象的遭遇作为电影的文本来建构故事,以男主角从创业失败到回到家乡开婚庆公司失败这样一个过程,以个体人物的命运抒发社会情怀的同时也从另一个层面探讨了城乡碰撞的议题,时代在发展,我们既要往前看,也不能忘记自己的根。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在影片中男主角李朝阳也和大多数北漂青年一样怀揣着梦想去北京奋斗,在七八年时间里拍电影失败而且负债累累,走投无路之下选择回到故乡准备开一家婚庆公司,在他看来大城市难以圆他的大梦想,那么自己的家乡也会圆他的小梦想。

当他自己带着一箱子荣誉满载而归时,在别人看来这些都可以证明他的自身的能力,不曾料到家乡早已物是人非,早已裹挟在时代的浪潮中变了样,曾今祖祖辈辈住过的老宅子早已被掩埋在湖底之下,一座座老宅子在湖底安静地矗立着,它们也是被淹没在这个时代中。

虽然一切都在变化着,但是我们不应该忘记自己的根,正如李朝阳的父亲教导孩子们说:你们走到哪里都不要忘记之间的家,这里才是你们的根。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与此同时,影片在人物设置上蕴含着导演独特的思考,在影片中李朝阳的弟弟李曼作为一个李朝阳个体身份的映照而存在,在叙事结构上通过插叙的方式将两个人物的故事交叉在一起来表现同一个主题。

年少的李曼如同自己的哥哥一样也有一群结盟的好兄弟,在父母眼里整天游手好闲没有正经职业,在小镇上过得潇洒自在,他也有自己的梦想,就是要存钱带自己的女友小玉走出大山去看外面的世界,当他结婚后开始背负起生活的压力时,小玉再问他想不想到大山的另一一边时,他沉默了一会说:“其实这里的山也挺漂亮的”。

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山如同命运的藩篱将所有人牢牢困在这里,一个生命刚刚终结,又有一个新的生命诞生,一代代人重复着相同的命运。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整部影片给人一种极为压抑的基调,固化的阶级让每个人生活似乎永远不能跳脱出阶级的壁垒,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李朝阳在家乡找不到自己的容身之地时,只能选择北上继续过自己的漂泊生活;陈静的怀孕让他放弃了与一直深爱的李朝阳一起私奔的念头,只能与自己和解;小玉的怀孕也让李曼放弃了外出看世界的机会,一切都处于一种未知。

除此之外,影片为了结构上的完整,导演对剧情作了一定的安排,影片开头李朝阳的父亲独自驶船在湖面上祭拜先祖的镜头与影片最后父亲驶船带着两个儿子在湖面上祭拜先祖形成一种呼应,哀而不伤的音乐表达出了父子三人此刻内心的失落感,故乡还在,却早已变了味。

《乡关何处》| 固化阶级与集体乡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