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除了资本,根本就没人喜欢在线教育

科技资讯 2020-02-09

在线教育火了,连根本不知道在线教育是什么的我妈,作为一个股民,她在努力地查哪些是在线教育概念股,准备入手。

在疫情刚刚爆发的春节前后,教育企业就马不停蹄地推出各种援助和送课的特惠活动,真的是借势打了广告、履行了社会责任、还巧妙地拿限期免费体验获得大量新用户,考虑到在课录制课程开放免费几乎不产生任何新成本,绝对一举多得的妙计。

随着疫情蔓延,教育部主导“停课不停学”,拥有在线学习平台的教育企业们更是如虎添翼,跟着政策走,没有一家甘愿落下,等不及地推出满额学习计划,企图要占据孩子七天从早8点到晚5点的全部时间,生怕自己的方案不够吸引,孩子和父母的关注度就被别家竞品给占去了。

可能除了资本,根本就没人喜欢在线教育

其实,不仅仅是K12的教育企业在抢关注,连成人教育、非学历教育、商学院、职业培训等等都在追着赶着推出自己的线上公开课,而且都不要钱。大家都非常珍惜这难得的两周全国人民闲置时间段,既然游戏企业和在线视频娱乐企业都大赚了一笔,在线教育或在线培训自然不会差到哪里。

相比于在线游戏和在线娱乐,在线教育的市场一点不小,根据艾瑞咨询《2019Q3中国在线教育行业数据发布报告》,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预计达3133.6亿元,同比增长24.5%,预计未来3年市场规模增速保持在18-21%之间。谁能让在线教育的体验者孩子,买单者家长,从业者老师都喜欢,那就肯定可以在一片惨烈地竞争中杀出重围,现在,就是在抢人,抢关注。

观察至今,众生相。

第一批反馈来自学生们,被要求在家使用钉钉APP学习的孩子们给出了充满赞扬的“一星”及“分期支付”评价,祖国的花朵们以最“纯真质朴”的语言,表达了他们酸溜溜的“欢喜”。本来难得可以休息一下娱乐一下的寒假,这可好比上学还累,而且是360度直播无死角被“关注”。

这让我想到了上周的在线办公,成年人们经历了比孩子们好不到哪里去的一周,在赞誉科技先进的同时,大家普遍抱怨工作更累了,效率低,加班到躺着睡着。

可能除了资本,根本就没人喜欢在线教育

接下来是家长,据说老师家长们大爱这种创新尝试,不同于学生们的假赞扬真一星差评,老师家长们都给出了货真价实的五星评价。不过,我认为这样的好评不会长久。

为什么家长们觉得在线教育好呢?因为这两周关在家里,成人已经够难受了,精力旺盛的孩子们肯定已经要把父母们折磨疯掉,有个东西可以帮孩子们的注意力帮在椅子上,别再拆家了,家长们肯定是开心的。但等到恢复正常上班后,家长们是否还愿意孩子一天都对着个IPAD或电脑呢?且不说对孩子眼睛的伤害,谁知道父母不在的时候,孩子到底在学习还是同时切换程序在打游戏呢,要知道即使老师借摄像头盯着孩子,这样的切换也并不难。

说回长期评价,家长们对花在孩子教育上的钱,真正的刚需要不是升学考试,要不就是素质能力的提升。这两者都只有在线下课程的教学中才能得以最好的实现。

在线教育,目前来说还是以录播的单向输出模式和小班课为主,缺乏交互是在线教育相对于线下教育最大的缺陷(一对一在线教育除外,这类课费用很高,并非所有家庭的普遍选择)。近期家长们在各大在线教育产品的免费化体验后,都反馈“效果有限”“意义不大”“免费嘛,不要希望太高”,这些甚至成为在线教育品牌试图从免费体验线索中转化出付费客户的话术,可实际上屏幕的隔离,让互动教育就是差那么一口气,学习效果远不如线下教育。这么看来,在线教育只是填补了学生们的无聊时间段罢了,家长们不能指望单单靠在线的学习让孩子的学习成就得到大幅度地提升。

至于前面提到的素质教育,在线教育就更只是补充而已了,练毛笔字这件事情真很难在线教出书法家来。

可能除了资本,根本就没人喜欢在线教育

最后是老师,早就有老师私下吐槽为了争分夺秒抢占“商机”,公司要求老师们化身“网红”,尽可能地录制更多的在线课程。老师们原本的假期都被毁了,而且还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制作新的教案,调整教学方式,跟直播网红们学着怎么在镜头前开启每一天,而且这一天不止是八小时,是一直到深夜。

也许你会说,反正是赚钱,勤快点是必须的。道理我认同,但我觉得老师们都在做无用功。

在线的东西就是要快,写文都要抢占热点,教育公司自然明白竞争的法则就看谁家出新课的速度快,出课的数量多。反正大浪淘沙,能过滤出一些爆款课程就足以让品牌被记住。大部分质量一般的课在推出不久就沉入数据库智能推荐的底部了。与其这样,还不如给予老师们更多的时间去准备、去沉淀、去拿出精华的教案和课程,这既是对老师辛苦付出的价值认同,也是尊重孩子们的时间和精力投入。教育这个东西,天性是慢的,和互联网的快总有点不搭。

我甚至听说,有一部分的教育公司为了高产出,鼓励老师去“借鉴”别人的课,这和“洗文”有什么差别呢,不是原创的东西,就算抓住了几个新用户,流失也很快的,这可能只是有利于教育公司的获客数据吧。

也许我的论断过于草率和偏激,但教育这个事情本身就值得多视角的论证和思辨,我始终认为,在线教育是很好的补充工具,在疫情阶段是不能不做的选择,但绝对无法成为教育的主体形式。

Top